而中国证监会方面的表态一直对跨境监管合作持积极态度2020年8月14日

2020-08-14 17:17:00
dcadmin
原创
61

今晨,又有中概股出事,爱奇艺宣称正因做空报告而接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调查,盘后股价一度大跌19%。  当地时间周四盘后,中概股爱奇艺公布今年二季度财报。据财报,爱奇艺二季度每ADS亏损1.96元,市场预期3.39元,去年同期3.22元。 爱奇艺同时在季报中披露,受到今年四月Wolfpack Research发布的做空报告影响,SEC要求公司提供2018年1月1日以来的财务数据和运营资料,以及做空报告涉及的资料。公司表示正在配合SEC调查,但无法预测SEC调查的时间和结果。  “这些专业顾问一直在检查公司账目和记录,并实施测试程序,他们认为这对评估Wolfpack报告中的关键指控是必要和适当的。”评估将包括“会计政策分析,以及对该公司是否捏造订单及虚增收入和/或费用的分析”。  爱奇艺股价13日收跌 2.43%,报 21.68 美元。而在这份披露后,爱奇艺股价盘后一度大跌19%。目前市值为159.0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105.2亿元。 今年4月7日,Wolfpack Research针对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爱奇艺发布了一篇题为“iQIYI: The Netflix of China? Good Luckin”的做空报告,Wolfpack Research估计爱奇艺将其2019年的收入夸大了大约80-130亿人民币,即27%-44%,爱奇艺通过夸大约42%-60%的用户数量来实现此目的。对此,爱奇艺曾表示,做空报告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公司对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  爱奇艺表示,在Wolfpack发布做空报告后,公司聘请专业顾问对Wolfpack报告中的某些关键指控进行内部审查,并将其调查结果报告给公司的审计委员会。目前内部审查正在进行中,公司目前无法预测内部审查的完成时间,结果或后果。  8月11日,美国财长姆努钦宣布,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不符合会计准则的公司将于2021年底前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  当地时间上周五(美东时间6日),由姆努钦主导的美国总统金融市场工作小组发布报告向美国证监会(SEC)建议称,中概股公司需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认定的“具有可比拟资源和经验的审计公司”进行“联合审计”,以满足新标准。  该项新规为目前已上市的企业可提供过渡期(至2022年1月1日),而对于准备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则需在上市时就遵守新规。  随后,中国证监会于8日表示,开诚布公的对话与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并称通过对话解决共同关系的问题是实现双方共赢的唯一途径。  近期美国政府出台了很多关于中概股上市公司的政策,整体上看,这些举措本身是美国大选背景下特朗普政府从选举角度考虑对中概股施压,以获得更多选举上的加分。今天有消息称,美国现任财政部长努姆钦表示不符合会计准则的中国公司将于2021年底前从美国退市,该时间截点为2021年底,相当于给中概股上市公司一定的缓冲时间,以及给中国监管机构考虑应对措施的时间,这更多的是美国政府释放对中国强硬的信号。  此前, 美国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千亿APP规定外国公司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要求,将禁止该公司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有消息称在2020年底无法按照 PCAOB的要求提供会计底稿的企业将无法在美国上市,但目前来看,该时间截点变为2021年底,即美国大选之后,为相关谈判留有了余地。  而中国证监会方面的表态一直对跨境监管合作持积极态度,如中国证监会8月8日就美国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发布《关于保护美国投资者防范中国公司重大风险的报告》事宜答记者问指出,中美双方应从共同利益出发,开诚布公地开展对话与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从规则和实际操作来看,中国政府从未禁止或阻止相关会计师事务所向境外监管机构提供审计工作底稿,要求审计工作底稿等信息交换通过监管合作渠道进行。  在此问题上的分歧是,美国政府希望能够直接调查取得工作底稿,中国政府要求通过跨境监管的方式,通过监管渠道提供底稿资料,以兼顾国家利益、法律规定和上市合规的要求。客观而言,站在中方立场,中国证监会的态度是非常有道理的,千亿APP在中美两国关系正常的情况下也是合理的解决方式。在跨境监管合作框架下,中美双方可以通过技术细节提高调查效率,保证美国关切,并通过中方政府的优势取得更多的调查能力和执行能力,从真正维护投资者利益的角度考虑,美国政府与中国政府的配合,而非美国单方面的打压制裁为选举造势,才更有利于实现美国投资者的利益。  因此,总体而言,目前美国政府的举措都是为选举目的而进行的表演。如果美国政府诚心解决问题,应该与中国政府坐下来从技术角度探讨如何采取更合理的方案解决各方关切的问题。千亿APP在中国监管机构愿意配合调查的情况下,美国完全可以通过请求中国司法协助、协调境内执行等多种手段开展工作,这都是切实符合美国投资者利益的。但目前看来美国方面完全没有考虑这些实质的解决措施,在中国《证券法》对跨境调查取证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美国政府的行为属于一味表演性的制造话题而非真正解决问题。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千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