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煤助国企利润猛增四成,中下游跟上成复苏关键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3-29 17:11

  国企利润猛增四成,煤炭钢铁厥功至伟。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前两月,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利润同比增长40.3%;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大涨31.5%。对此,万博新经济研究院新供给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刘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利润大幅增长主要因为去产能带来的价格上涨和补库存周期带来产量提升,预计短期内利润仍会继续改善。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何平解读数据时也表示,应当看到,1~2月份工业利润出现较快增长,较多地依靠煤炭、钢材和原油等价格的快速上涨。虽然煤炭、钢铁和石油开采等行业利润增长较快,但仍属于恢复性增长。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撰文表示,虽然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大幅回升,但由于内部存在明显分化,未来还要关注三方面问题:一是关注国企对民企利润是“传导”还是“挤压”;二是关注上游行业对中下游行业的价格传导效果;三是关注投资与消费之间的背离。

  钢铁、煤炭行业人士也多认为,价格将逐渐走向平稳,企业应利用这段“美好时光”,对企业进行全面改革。

  钢煤“火热”

  石油石化、煤炭、钢铁等去年同期亏损的行业全部转为盈利是国企利润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

  “行业的确出现改善。”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咨询中心成功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化解过剩产能,煤炭产量下降幅度超过了需求下降幅度,煤炭价格恢复到合理区间,因此大部分煤炭企业盈利能力有所加强。”

  进入3月以来,受供应紧张以及下游需求好转影响,动力煤产地和港口煤价格持续上调,煤价出现小幅攀升。最新一期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BSPI)报收于606元/吨,环比上行7元/吨,已经连续第四期上涨,累计上行19元/吨。

  “煤炭价格的反弹、市场条件的改善应该是企业利润回升的根本因素。而煤炭市场条件的改善来源于宏观经济的回暖、煤炭供给侧改革的效果。”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煤炭上市公司研究中心主任邢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钢铁行业的情况也如出一辙。江苏省钢铁服务业协会执行会长陈达表示,全省钢铁行业在一季度效益良好,产销率高,满负荷生产。

  “这是2012年以来少有的状况。”有研究钢铁行业的媒体记者表示。

  兰格钢铁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前两月全国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增长11.6%。预计一季度同比增幅在10%以上,比去年同期提速至少15个百分点。2017年全年中国粗钢表观消费量(当年产量加上净进口量)增幅将超过6%,甚至有可能达到10%。

  不仅如此,国内钢材的实际需求也在稳定增长。第一财经记者查询发现,今年以来中国钢材库存消化能力明显高于往年,库存峰值后第三周的库存减量为138万吨,高出2015年、2016年同期消化量的近1倍。尽管目前钢材库存量高出前两年,但仍处于历史偏低水平。这就表明,今年以来所增产的钢材量,基本上都进入了消费层面,也促进了实际消费水平的提高。

  能否持久

  价格不可能一直往上涨,如何稳定利润是摆在煤炭钢铁企业面前的重要问题。

  成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部分安全、环保存在问题的煤矿停产,供应有所减少,加之全国电力需求逆势增长,煤炭短期内供应偏紧,导致煤价有所上升。但随着清洁能源开始发力,停产煤矿逐渐复工,进入消费淡季后,市场会推动煤价下行。”

  邢雷也认为煤炭价格会逐渐稳定下来:“对于煤炭企业经营状况的改善绝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市场情况的改善,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时期,煤炭需求不会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的状态,应该将这段时间作为契机,进行企业改革。”

  钢铁行业也存在同样问题。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1~2月份钢材市场价格大幅上涨,但3月份已经有所回落,“从目前市场运行来看,钢铁行业需求启动,但由于1~2月份价格涨幅太大,3月份在需求承接不畅下震荡下行,下游需求释放不明显,使得价格持续疲软运行。”

  上海钢联高级分析师任竹倩也表示,由于下游需求释放节奏不及预期,加上央行收紧流动性,市场出现紧张情绪,导致上周国内各钢材品种价格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行情,“近期,钢材市场下游需求释放速度与预期相差甚远,现货市场成交依旧不尽如人意,市场有进入停滞阶段的可能。”

  与此同时,煤炭和钢铁行业今年也都各有难处。

  煤炭价格自2016年6月反弹以来,煤电企业生产成本大幅攀升,煤电矛盾日益激化,“煤电顶牛”案例屡见不鲜。

  “宁夏煤、电企业掐架不是个例。早在去年底,华能、华电、大唐、国电四家电力央企陕西公司就联合向陕西省政府提交报告,表示现在的电煤价格已经超出企业成本,要求政府上调上网电价。”恒丰银行研究院商业银行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由于煤炭价格上升,燃料费用占燃煤电厂60%以上,因此燃煤电厂的盈利水平有较大幅度下降。”在成功看来,未来煤炭企业想要继续改善盈利状况则应继续推动供给侧结构改革,通过优化系统、减面、减产、减人的选择调整煤矿生产布局,全面实施内部市场化管理,降低成本。

  钢铁行业能否延续今年的良好开端则与去产能的完成情况密不可分。

  发改委、工信部等多部委27日在京召开钢铁去产能工作会议,提出今年钢铁去产能要把握好“三条线”:第一条线是“底线”,确保完成5000万吨左右的去产能任务;第二条线是“红线”,要彻底取缔“地条钢”;第三条线是“上线”,要密切关注钢材市场价格,防止市场出现大起大落。

  兰格钢铁相关分析师表示,能否彻底取缔“地条钢”是今年钢材价格走势的决定性因素,“(如果成功)市场上会一下子少掉了数千万吨的钢材供应量,而且是最低价格的供应量,全国钢材价格将会发生显著变化。”

  “L型”下半程

  本轮企业盈利改善对于实体经济的帮助有多大?接受第一财经采访的专家学者说法不一。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国企营收和利润企稳回升,一是受经济基本面向好的推动,工业产品的供求关系出现了积极变化;二是钢铁煤炭行业在去产能的带动下实现价格的恢复式上涨,企业实现扭亏为盈;三是国企进行“瘦身健体”,运营成本有所下降;四是新动能的形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的观点更为乐观。他认为,从目前的基础设施投资及房地产投资走势看,中国增速换挡的一些周期性因素,比如城镇化、房地产的长周期调整正从谷底走出来。在此基础上,中国经济整体处于企稳回升的阶段。未来,随着宏观调控政策效果的进一步显现,包括市场供求关系的改变,以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一步推进,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态势会进一步加强。

  然而,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表示,企业利润大幅增长似乎与实体经济复苏关系不大,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从去年年初开始触底反弹一路上行,并带动工业企业盈利出现大幅改善,但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似乎依然不温不火。具体来看,钢铁价格指数从去年年初触底反弹后几乎翻了一倍,但同期粗钢日均产量并没发生明显变化,特别是作为去产能重点的非重点钢企表现得尤为明显。

  连平认为,利润回升主要集中在上游行业,中下游行业的利润回升并不明显,不少还出现下降,如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的利润下降39.3%,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利润下降10.9%,其他制造业下降1.6%。

  国金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边泉水也表示,需要警惕的是,在货币环境收紧的预期下,下游需求持续疲弱的影响,补库存可能会在年中见顶,而下游需求不足叠加库存周期见顶回落,那时工业企业盈利能力将要承受更大考验。

  当然,总体来看,企业利润及其他各类指标的逐步改善都表明,中国经济正走在复苏之路上。“我们可能已经告别了过去长达6年的去产能、通缩和资产负债表调整,正站在‘新周期’的起点上。”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则认为,从中长期角度看,中国正处于增速换挡“经济L型”的下半程。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